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女友的女友
女友的女友

女友的女友

若干年前,我进了一家公司当保安,并且有了自己的女朋友。我们在波澜不惊的平静生活里享受着爱情的快乐。我的女友深深地迷恋上了我的家伙。

  在一次聚会上,她把高中最要好的一个朋友慧介绍给了我。慧很文静,看起来很温柔。我对她第一印象非常不错。从女友介绍中得知,这个女孩很奇怪,不和父母住在一起,而是和年迈的祖父祖母作伴。主要原因是她对父母失望,对父母无休止的争吵很反感,尤其瞧不起自己的父亲事业无成,靠着连襟的关系才谋了个饭碗糊弄日子。

  在这样的背景下,她对婚姻有着恐惧,生怕自己碰到一个象她父亲一样的男子。这样,从来不主动找对象,别人接受的她也是抱着挑剔的眼光,逐个排除。

  眼看年龄逐渐大起来了,她自己也处在痛苦之中,一方面对婚姻有着恐惧,另一方面作为女人又不可能不渴望有个男人呵护。

  我在了解这些后,一直在旁边暗暗观察着她。她是那种很甜的女孩,没有人不喜欢她。那个元旦,她们俩一起上街,拉着我专门负责提购物袋。趁她试衣服的时候,我在旁边暗暗地打量着她,一条很时新的牛仔裤将曲线衬托得非常生动。

  望着她如嫣的笑容,起伏的胸部和牛仔裤衬起的隆起阴阜,我心里都醉了。

  我想到了什么,但是一来不能这么做,二来没有机会,我只能在意淫中沉淀对她的思念。

  我有时候大胆地对她的眼光看着,她立刻就羞涩地把头扭过去。我只好按捺自己,静静地等待机会。

  终于,有次老家来了几个人到城里看医生,就顺道到我家来看看。正好女友那个月都在外面出差。我认真地想了想,就打电话叫慧过来帮我烧饭,向大家介绍是我的小姨。席间大家出于客气,就礼貌地向她敬酒。她力辞不喝,我看那几个老乡脸上很尴尬的样子,就踢了踢她的脚。她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少喝一点。

  但是席间有五六个人,几个轮回下来,她面前一杯酒也快见底了。快九点的时候客人总算走了,她留下来帮我收拾厨房。厨房一片狼藉,地板砖上被几个老乡弄得湿滑的。她端盘子进来的时候,一个趔趄摔倒了。我的手在抹布上匆忙擦了一下,就把手伸到她的两个肋下去扶她起来。摸着她软绵绵的身子,我欲火交织。但我还是稳了一下自己,扶着她的胳膊到客厅沙发坐下,然后给她倒了一杯开水,让她休息,然后我到厨房忙乎去了。

  等我把厨房地擦完出来时,发现她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,我估计酒喝多了点。

  我坐到了她的身边,发现她已经象烂泥一样斜靠在我沙发上了。我有些矛盾,因为唐突行事,她会将我告到法庭,那就吃亏了。于是我抱起她放到了我们的床上,脱去了鞋子和外套。我自己洗漱完毕也脱去了外套睡到她的身边。

  我静静地望着她,心都醉了。荷尔蒙的作用下,我伸出颤抖的手,放到了她丰满的乳房上停留了半刻,然后又把手放到我心仪已久的阴阜上,轻轻抚摸着。

  其实如此我已经满足矣,再下去就是违法的事情了。然后我自己平息了一下心绪,也睡了下来。凌晨的时候,我因为心里记挂着这事就醒了。

  转过身去看着身边的女人,心头再也无法平静下来,我定了定神,终于把手伸向了她的阴部。浓密柔软的阴毛让我心旌神摇,我用无名指轻轻地上下划着大阴唇,不一会,感觉自己的指头有些潮湿了。我决心弄醒她。我把她的外衣解开,洁白的乳房露了出来,圆挺圆挺的。我轻柔地咬了一下她的乳头,然后把嘴伸向了她的嘴唇。她终于朦胧中张开了眼睛,很惊慌地要叫的样子。

  我忙不迭地将舌头伸向了她的口腔,忘情地吻着。不知为何,她也安静下来了,静静地接受着我的爱吻。

  我把舌头舔向了她的颈部、耳朵、额头。只见这时她已经媚眼如丝,大口大口地喘气着,白皙的胸脯急促地起伏着。我吻着她,手伸向了她的下面。她抖了一下,就紧紧地夹住了双腿。我没有妥协,头继续下移,吻起了她的乳头。只见这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,身体轻轻地发抖着。 我立起身来,将自己的家伙放在她的两个乳房之间,有韵律地上下抽动着。 我的家伙的热度可能刺激了她,她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床单,似乎在拼命地压 抑自己,又似乎是极度兴奋状态。这时我又将手伸到两片大阴唇之间,已经是洪 泽湖了,而这次她自动张开了双腿。 我窃喜不已,当梦想这么快这么顺利地就实现时,我反而有些恍若梦境。我 提起了自己的家伙,笔直地对准方向刺了进去,她「哎呀」就叫了起来,眉头都 拧到了一起。我有些惊诧,很快就明白了今天运气不错给她开苞了。我赶紧把动 作缓下来,慢慢地抽送着,同时很投入地吻着她的整个面部。她逐渐放松下来了, 我也感觉下面的推进难度越来越小,自己的家伙也在逐步发胀。她开始有了反应, 紧紧地抱住了我的后背。 我知道时机已到,虎虎生威地展开了总攻,她的臀部也有意识地承合着我的 抽送。过了一会我感觉她的阴道越来越紧,似乎一个软箍,套住了我的家伙使劲 往里拽。我再也忍受不住了,精关一松,身体内的热情尽数送进尘封了多年的宫 殿中。而她已经是张大了嘴巴,胳膊上毛孔尽起,双腿夹住了我在颤抖。 第二天,我们都没有上班,我们一整天都在床上,享受着人生的快乐。她的 几十年的操守和心理封闭也好像得到了彻底的释放。当我问她有什么感受时,她 不无娇嗔地说,她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男士,仿佛就是为了把这个留给我。我有些 得意,但是心里又有些不安:女友怎么办?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,说不会跟我 交友,她不愿意抢别人的最爱的东西。停顿了一会,她抓住了我的命根,眼光迷 离地问我:这个东西怎么这么长,这么粗?要是第一眼看到,绝对不敢让我插进 去。我心里很是得意,知道又有一个女人爱上了它,从此可能也离不开我。 有时候,没事的时候就在想,如果我上了大学,踏上的会是另外一个旅途。 我会在大学选择一个女友,而这个女友是那种很白领、很知识女性的那种,她象 许多80后、90后女孩那样,白天也许会慷慨激昂地向我一再强调女人的独立、 强调女人有自己的尊严,自己的生活。但是,就是这样一些白金女性,凡尘之身, 当华灯初上,当夜深人静,当我握住她的手的时候,她能笑傲我所向披靡的征战吗?

   【完】